将离姑娘。

微博@将离姑娘_想撩道长
CP杂食,可接受点文,但魔道只接受[忘羡/追凌],全职随意,刘皓、韩受、平受等猎奇不吃谢谢。
主CP:
全职[王喻]
剑三:[羽毛/羊毒]
魔道:[忘羡]
一切随自己,开心就好。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『鬼怪悬疑』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 

【少年篇】

十四。
第一次见你,就觉得应该是你。
十五。
蓝湛第一次见到魏婴,是在十五岁那年。
湛蓝色的天空透彻的像是琉璃一般,几朵白云镶嵌在上面,显得尤其美好。
黑衣少年抱剑在树下打着盹儿,阳光穿过大树,调皮的在少年脸上投下阴影,显得如此人畜无害。
他勾起一丝唇角,嘴里还在呢喃着莲藕排骨汤和冰糖葫芦。长长的头发被风拂起,显得尤为美好。
蓝湛在这里驻足了好久,第一次感觉到胸腔那里有个东西在强有力的震动。
砰。砰。
第二次见面,是在云深不知处。
窗外的辛夷花开的正艳,蓝湛在云深不知处内小声诵读着经文。
角落突然滚过来一颗小石头,晃晃悠悠的转到湛脚下。
蓝湛目不转睛,继续盯着书。
接着是第二颗,第三颗……
第五颗的时候,蓝湛终于忍不住了。那时的他身形已经有了成年人的轮廓,只是嗓音还有些变声期的沙哑。他把经书放到桌子上,站起来对着门外说到:“是谁饶人安闲?”
虽是疑问,但也十分威严。蓝湛不常说话,冷若冰霜,所以蓝家小辈自然也都怕他几分。
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就从这里钻了进来,是一只小猫咪。
“哎花花你别进去!”另外一双节骨分明修长好看的手把小猫拉了回来,魏婴站在门口,刚把小猫从地上抱到身上的时候,抬头就看到蓝湛的眼。
冷的让魏婴打了个哆嗦。
“哎我不是故意的,你一个人读书太古板了对不对,要不要一起出来玩!蹴鞠和风筝我都陪你!”黑衣少年一本正经的建议道。
蓝湛扫了他一眼,说了声:“无聊。”便拂袖而去。
魏婴撇了撇嘴,看到蓝湛放到书上的那本书,跑过去瞅了一眼又带着猫走了回来:“这种破书也有兴趣,这人得多闷。花花,走咯,咱们不跟冰山玩!”
大概不会再见到了。蓝湛想,这大概是某个世家的纨绔子弟罢。
没想到,冤家路窄。蓝湛晚上巡逻的时候竟然又遇到了这个人。
这个人当着他的面,竟然要偷偷往云深不知处运酒?
嘴角那抹笑容,好像瞧不起他一般。
魏婴正坐在那刻又三千条家规的石头上,找着路翻进去。低下头正好看见蓝湛,便特别开心的向他挥了挥手:“嘿,喝不喝天子笑,你是巡逻的吧!”他说“你当没看见呗,我再分你一坛!”
“胡闹!”蓝湛说“云深不知处禁酒。”
魏婴不屑的翻了个白眼。
接着他感觉寒光一闪,自己条件反射的翻下石头,冲他喊到:“你这人好生无趣!不过逗了逗你,这么生气作甚!”
话还没落,就又被一剑劈来。
闪退之间,打碎了几坛天子笑。
“好可惜!”魏无羡咂咂嘴,接着被蓝湛出其不意的拳头砸晕了过去。
蓝湛看着躺在地上的人,叹了口气道:“胡闹。”接着又把人扛了回去。
在他身上的魏婴勾起嘴唇笑了笑,心道:这几坛天子笑砸的可不亏。

评论(8)

热度(2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