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离姑娘。

微博@将离姑娘_想撩道长
CP杂食,可接受点文,但魔道只接受[忘羡/追凌],全职随意,刘皓、韩受、平受等猎奇不吃谢谢。
主CP:
全职[王喻]
剑三:[羽毛/羊毒]
魔道:[忘羡]
一切随自己,开心就好。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[鬼怪悬疑]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 

魏婴只听外面有利剑拔起声,疾风呼啸声,以及物体刺破身体发出的噗嗤声。
但外面发生了什么,他不知道。
身边并无配剑,也没有任何器物可以利用。魏婴急的头上冒汗,却也没出去半步。
可他知道,他不应该这样的。
为什么会不敢上去呢,江澄大概正在与什么东西搏斗啊。可是脑子里出现的皆是蓝湛,那人温润的眼睛,那人随风而起的抹额。如果自己受了伤,或者死掉了,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他了?
但他也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,随后跑了出去,用力那起了船桨。
向他扑过来的,都是面目狰狞的水鬼!
他把灵力灌入船桨,向水鬼打去,水鬼呼啸而上,瞬间就被裁成两半。
魏婴头上冒出了汗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他到底还是个小孩子,灵力不够,这样一击已经卸去了一半的力气,他也不知道要不要继续第二击。
转头就看见数十只水鬼向一边的江澄扑过去!魏婴立刻举起船桨裁开那些东西,自己没注意,被身后一只水鬼捅穿了腹部。
“魏婴——”江澄喊。
魏婴感觉四肢都不是自己的了,那些地方疼的要死。血从那里冒出来,堵都堵不住。
江家侍从一剑劈开了那只水鬼,上去扶住魏婴。江澄想给魏婴包轧,却发现什么都没有。
姑苏蓝氏。
蓝湛觉得头有点疼,于是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。大概是这几天没睡好吧。蓝湛这么想。
他又开始发呆,想起魏婴和他一起看书,想起魏婴走的时候他没有去送行,想起好多东西。他倒是不后悔没去送魏婴,或许人家还不需要他送呢。只是担心他走之后会怎么样。
想什么呢。蓝湛拍了一下自己的头。
好好看书。
“师兄!”门口的一声喊又打断了蓝湛看书的性质。于是蓝湛眉宇之间透出一股不爽来,让那个小辈心里一慌。
“呃…收到来自江少爷求助的信鸽,他们在沉湖的湖心被水鬼袭击,魏少爷遇袭,腹部被破开,需要救援。”
他话刚说完,就看见蓝湛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当蓝湛御剑行顺着水流追到那艘船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。
江澄衣服的下摆齐齐斩断,此时正裹在魏婴的腹部,上面满是血迹。魏婴面色苍白,躺在地上,皱着眉头。
蓝湛变了脸色。
他从乾坤袋里拿出随身备好的药物,从中挑出几瓶一样的药,递给江澄。江澄便赶紧把药分了下去。
那一晚上,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伤。
他虽然不喜欢蓝家这个面瘫脸,但人家毕竟是第一个赶过来救助的,江澄还是微松了脸色。
然后他一边给自己上药,一边看着蓝湛解开给魏婴包扎的布料。
布料下的伤口,触目惊心。

【通知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停更致歉!

谢谢大家坚持看到这里,虽然写的真的真的特别差,但有人喜欢我也很开心!然后这里要停更一段时间,不好意思。
不加tag好像会很少人看到,不过还是要通知一下。
不好意思!
从今天晚上到十五号晚上停更准备中考!
我觉得还是中考比较重要☆
考回来之后给大家做补偿,可以点梗!
16号晚上会在忘羡tag下面发点梗的通知,取前三,希望有甜梗。
谢谢大家支持,合掌,鞠躬!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[悬疑鬼怪]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 

三月之后,魏婴与江澄就要与其他世家弟子离开了。
临走那日,魏婴在门口站了很久,却始终没有看到蓝忘机的身影。江澄打点好行李之后发现魏无羡还在那里站着,于是过去拍了拍人的肩膀,调笑道:“人家蓝湛准是厌你的紧,怎么着都不想再看你罢。”
魏婴听闻,做受伤状,回道:“你这么说真伤我的心,好歹我与蓝湛也同窗了几月啊。”
“你也不想想这几个月你给人家添了多少麻烦。”
魏婴对江澄吐了吐舌头,转了个身,扬长而去。
江澄摇了摇头,随即跟上了魏婴的脚步。
云梦与姑苏距离不太远,几个人上了船,魏婴摆好了东西,就钻进去睡觉了,江澄瞪了他一眼,也没再理他。
睡梦中,魏婴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看到蓝湛坐在另一艘船上,对他轻轻点了点头。抹额在空中飞着,连同的还有华美的衣袖。
好看极了。魏婴觉得。
他看见蓝湛站起身来,迈开步子很轻易的踏上了他的船,低下头看着魏婴,睫毛扫在魏婴脸上,痒痒的。
当蓝湛温热的气息吐在脸上时,魏婴醒了。
此时的天已经黑了下来,外面轰隆隆的是雷声,雨滴重重的砸到船上,发出啪啪的响。
“下雨了。”江澄说。
魏婴点了点头,看着江澄无聊的翻看着那本老旧的话本,不禁谗笑了起来。
“你老也是够无聊啊!”魏婴道。
江澄没理他,转了个身子,又去研究别的了。
魏婴也不管什么,从边上取下一片花叶子,折起来含到嘴里就吹出一小段音律。一点都不刺耳,反而很柔和。
江澄皱了皱眉,但也没讲话,任魏婴吹下去。
曲子生道高潮的时候,雨下的更大了,还刮起了大风,船一晃一晃的。
江澄脸色一变,出了船舱就往外看,那水中拼命向上爬的,竟然都是各种各样的死灵!
“魏婴!”江澄喊到“你别出来!”
魏婴站在那里没动。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[鬼怪悬疑]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 

昨天码好了忘了发!抱歉抱歉!

魏婴最后是被蓝启仁骂回去抄家规的。
接着江澄一边嘲笑他作死作大发了,一边坐下来帮他抄。
这个场景到现在魏婴都还记得,这是他与江澄为数不多的和谐时光。而现在的魏婴不只感叹这个,还感叹为什么那时候未修鬼道——
这样就能招点东西帮他抄了啊!
当然,这也只能是想想。魏婴现在还满想念没修轨道的时候,那时候他和蓝忘机还不至于有这么多隔阂。
言归正传,魏婴和江澄一抄就是三天,回来之后揉着酸痛的肩膀一边互骂一边走出藏书阁,那一大摞文字被攥在手里,攥的死紧。
出来的时候大家还都在上课,只听后面一阵巨响,回头就看见魏婴和江澄抱着一大摞家规踹门进来。
正前面的蓝启仁都气炸了,他吼道:“为何踹门,家规没写吗!”
魏无羡悠悠的说道:“写是写了,可晚生实在没有多余的手去开门了……啧,这家规实在太多了。”
江澄没理他,把家规恭敬的递了上去。
魏婴从蓝家弟子中间绕过,走到湛身边时还给他扔了个媚眼,蓝湛哼了一声:“无聊。”
魏婴把东西放到蓝启仁的桌子上面,就滚回自己的座位上。
蓝启仁一节课都没怎么往这边看,估计是怕火气更甚。
魏婴身边的聂怀远小声对他说:“帅哭了。”
魏婴笑了笑,嘴根子快咧到耳朵上了。
下课之后魏婴去找蓝湛玩,正赶上蓝湛要回卧室,魏婴就十分不要脸的跟着了。
秋日的阳光看起来很温暖,落在身上也是暖洋洋的。魏婴看着前面的蓝湛,两条抹额带子随风而起,第一次觉得面前的人好看极了。
魏婴说了一路,蓝湛无视了他一路,就这么走回了屋子。之后魏婴特别自来熟的躺倒蓝湛床上,饶有兴趣的看着蓝湛。
他从书架上掏出了一本书。
春宫。
魏婴觉得自己憋笑憋的特别辛苦。
接过他看见蓝湛翻了一面,两面,表情有点茫然。
魏婴震惊了。
这人,不会什么都不懂吧!
蓝湛一本正经的把那本书放到一边,又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。魏婴对他道:“怎么不看了?”
“看不懂,待明日拿与先生求知。”
“呃……我倒是知道一些。”魏婴赶紧说“我跟你说说。”
蓝忘湛微微点头。
“你看,这个上下交叠的人型是人工呼吸,身子对身子,用自身体重进行心肺复苏……。”
“还有这个……”
“你看……”
魏婴到最后扯的自己都不相信了。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[鬼怪悬疑]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 

马上中考写的就少了,请见谅!

第二天,魏婴是在蓝湛的屋子里醒来的。
屋子的特别干净,地上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。书整整齐齐的码了一排,每一处地方都好像被精心打扫过。窗帘虽然已经洗到褪色,可还是一尘不染,连阳光透进来也是干干净净的。
魏无羡还是第一次住这么干净的屋子。
他在床上躺了一会之后便翻身坐起,赤着脚跑下床去翻蓝湛的书柜。
后脑勺还微微有些发疼。
他抽出来一本书,又从边上蓝湛给他放好的一堆衣服里掏出他的乾坤袋,将一本春宫塞到了那个小缝隙里。
封面都差不多,乍一看还真瞧不出来了。
他站在那傻笑了好久,才开始慢慢吞吞的穿衣服。等套上鞋子的那一刹那,蓝湛回来了。
他手里端着很精致的早点,慢慢走进来。看见魏婴起来了,什么话也没说,把早点放到桌子上,拿起筷子夹起道菜送到魏婴嘴边。
魏婴心安理得的张开了嘴。
蓝湛转手把菜放到了自己的嘴里。
魏婴:“……?”
接着蓝湛拿出另一双筷子递给魏婴,自己甩袖而去。
魏婴:“这人一定喝酒了!”
于是魏婴随便扒了扒饭,拿了个馒头跑了出去,从后面跟着湛。
蓝湛一路上没有碰到一个人,但时不时停下来玩玩东西已经暴露了一切。
太幼稚了!
他看见蓝湛把兔子抱到怀里,面无表情的揉捏着小小的肉团,继续向前走。
身边的小辈对他微微颌首他都一概不理。魏婴跟在他后面,瞥见前面笑着的蓝曦尘。
蓝曦尘的笑容一瞬间僵在嘴角。
“你喝酒了?”蓝曦尘震惊。
蓝湛没理他。
接着蓝曦尘一把把蓝湛扯到了房间里,关上门。
魏无羡扒在门口,听到了蓝曦尘像个老头子一样叙叙叨叨教育蓝湛的话,自己差点笑哭。
他突然想起来自己昨天有一坛天子笑是倒到蓝忘机头上的,难怪。
接着,他坏笑的转过头,立刻看到了站在他后面的蓝启仁的那张铁青的脸。
“魏婴,为什么不去上课!”
魏婴喊了声娘,拔腿就跑。
上天啊,他是有多不想见到这个老古板啊!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『鬼怪悬疑』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 

【少年篇】

十四。
第一次见你,就觉得应该是你。
十五。
蓝湛第一次见到魏婴,是在十五岁那年。
湛蓝色的天空透彻的像是琉璃一般,几朵白云镶嵌在上面,显得尤其美好。
黑衣少年抱剑在树下打着盹儿,阳光穿过大树,调皮的在少年脸上投下阴影,显得如此人畜无害。
他勾起一丝唇角,嘴里还在呢喃着莲藕排骨汤和冰糖葫芦。长长的头发被风拂起,显得尤为美好。
蓝湛在这里驻足了好久,第一次感觉到胸腔那里有个东西在强有力的震动。
砰。砰。
第二次见面,是在云深不知处。
窗外的辛夷花开的正艳,蓝湛在云深不知处内小声诵读着经文。
角落突然滚过来一颗小石头,晃晃悠悠的转到湛脚下。
蓝湛目不转睛,继续盯着书。
接着是第二颗,第三颗……
第五颗的时候,蓝湛终于忍不住了。那时的他身形已经有了成年人的轮廓,只是嗓音还有些变声期的沙哑。他把经书放到桌子上,站起来对着门外说到:“是谁饶人安闲?”
虽是疑问,但也十分威严。蓝湛不常说话,冷若冰霜,所以蓝家小辈自然也都怕他几分。
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就从这里钻了进来,是一只小猫咪。
“哎花花你别进去!”另外一双节骨分明修长好看的手把小猫拉了回来,魏婴站在门口,刚把小猫从地上抱到身上的时候,抬头就看到蓝湛的眼。
冷的让魏婴打了个哆嗦。
“哎我不是故意的,你一个人读书太古板了对不对,要不要一起出来玩!蹴鞠和风筝我都陪你!”黑衣少年一本正经的建议道。
蓝湛扫了他一眼,说了声:“无聊。”便拂袖而去。
魏婴撇了撇嘴,看到蓝湛放到书上的那本书,跑过去瞅了一眼又带着猫走了回来:“这种破书也有兴趣,这人得多闷。花花,走咯,咱们不跟冰山玩!”
大概不会再见到了。蓝湛想,这大概是某个世家的纨绔子弟罢。
没想到,冤家路窄。蓝湛晚上巡逻的时候竟然又遇到了这个人。
这个人当着他的面,竟然要偷偷往云深不知处运酒?
嘴角那抹笑容,好像瞧不起他一般。
魏婴正坐在那刻又三千条家规的石头上,找着路翻进去。低下头正好看见蓝湛,便特别开心的向他挥了挥手:“嘿,喝不喝天子笑,你是巡逻的吧!”他说“你当没看见呗,我再分你一坛!”
“胡闹!”蓝湛说“云深不知处禁酒。”
魏婴不屑的翻了个白眼。
接着他感觉寒光一闪,自己条件反射的翻下石头,冲他喊到:“你这人好生无趣!不过逗了逗你,这么生气作甚!”
话还没落,就又被一剑劈来。
闪退之间,打碎了几坛天子笑。
“好可惜!”魏无羡咂咂嘴,接着被蓝湛出其不意的拳头砸晕了过去。
蓝湛看着躺在地上的人,叹了口气道:“胡闹。”接着又把人扛了回去。
在他身上的魏婴勾起嘴唇笑了笑,心道:这几坛天子笑砸的可不亏。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[鬼怪悬疑]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 

十二。
每个人都拥有双面性,你我都一样。
十三。
那个女人的手差点穿透魏婴的胸膛,在关键时候魏婴小幅度的一转身,手直直捅入腹部,带出一小节肠子。
魏婴皱了皱眉好像并不怎么在意。
蓝忘机招出避尘,向人身上刺去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总觉得有一股不知名的怒火。这种怒火与魏无羡平常惹他生气的感觉并不一样,倒像是自己所真爱的东西被伤害时的痛楚。
避尘化作无数剑光,每一下都准确无误的向分身刺去。
直取心头!
莲花姑娘颤了三颤,最后咆哮了一声,眼神渐渐露出不甘。
“魏婴!”她咬牙切齿“当年也不知道你身负重伤时是谁救得你,你不要再痴心妄想了,深陷鬼道怎么可能全身而退!”
她转过身,看着面无表情的蓝忘机,冷哼一声:“云梦江氏一百零三口人,哪条人命不是出自魏婴之手,他被鬼怪反蚀,做的什么自己都不记得了,还以为是什么白莲花,什么过错都怪我?我爱你,我也有错!你……”
她话还没说完,魏婴就已经从腰间挥出“随便”,结束了这个女鬼的生命。
蓝觉得面前这个人不是魏无羡,虽然长了如此相似的一张脸,却怎么都不一样。
“人和人是不一样的,我谢谢你帮了我这个大忙。”魏婴说。
“你之后要去哪里?”蓝忘机问,他看见面前这个一袭黑衣的男子被朝着初生的太阳,虚幻的轮廓怎么都不真实。
“离开这个伤心地,去哪都好。”他说“我对不起江澄。”
他回来时图生变故,未操纵好自己的走尸,让亲人惨死在自己手下。他崩溃过后,怎么都不愿意相信这一幕,便扭曲事实将其推脱给莲花姑娘,只是因为自己的私心。
“我送你回去。”魏婴说。
他带着蓝忘机去了莲花台,那个蓝忘机来时的地方,起阵。
在一片湛蓝的光芒中,魏婴第一次笑的像个孩子,拼命对蓝忘机挥手,喊着谢谢你。
蓝忘机闭上了眼睛。
再次睁开时,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他躺在床上,边上的魏无羡趴在床沿,睡得正甜。
蓝忘机轻轻笑了笑。
若是魏无羡现在醒着,定能发现那个从来不改表情的蓝忘机笑起来竟然如此迷人!
而现在的他只是一边流着口水,一边喊着一些自己想吃的东西。
像个孩子。
夜幕降临的时候,魏无羡终于醒了。他一睁眼就看到蓝忘机平静的双眼,被吓到了地上。
“你你你回来了!?”魏无羡道。
蓝忘机轻轻点了点头。
魏无羡嘻嘻的笑了笑,说道:“你现在是不是有很多疑惑?喊我声哥哥我就都告诉你!”
接着他收到了来自蓝忘机的眼刀。
感觉到如此的底气压,魏无羡才开始收敛,他正了正色:“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名为平行世界的东西,就比如我现在往前面扔了一个东西,你看——!”说着,魏无羡捡起桌子上的一块小糖丢到了外面。
“在另外一个世界,可能这个小糖并没有丢到外面。相同的,可能那个世界没有修真者,那个世界没有你,那个世界没有走尸,只有妖精等等。”
魏无羡笑眯眯的说:“我们永远不知道另外一个世界是什么,但总有一些入口可以互相联通,正好,你中奖了!”
蓝忘机没说话,自己斟酌着魏无羡的话。这些思想确实很新奇,他从来没有接触过。若是以前他大概会说很荒唐,但他毕竟亲身经历了一次。
魏无羡突然站起来,覆下身子看着蓝忘机,两个人的鼻尖都快触到了一起:“没有一个人是完全善良的,也没有一个人是完全邪恶的。这个世界的我是如此,那个世界亦然。”
蓝忘机有点愣。
“是不是觉得哥哥我很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魏无羡狂笑。
“无聊。”蓝忘机反手推开这个人。
今天晚上的月色,意外的美好。
【幻色 END】

PS。
第一个故事END啦,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,不过还好坚持了下来,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!第二个故事大概会开始着重刷好感度!这里性子比较急,肯定不是太慢热,合掌,谢谢!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[鬼怪悬疑]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 

羡羡开始远程帮老公啦!

十。
不知道为什么,但凡想起有关于你的事,嘴角总会止不住的漾起一丝笑容。
十一。
又是一夜,雨已经微微收住了势态,魏婴睡在火堆边上,身上盖着蓝忘机脱下来的衬衫。
赤裸着上身的蓝忘机也不觉冷,坐在魏无羡边上注目着火光,时不时的从边上那点小木块投入火堆,听着火灼烧木块发出的噼啪声。
其实蓝忘机也不知道该怎么做。
明明记过如何破咒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。有些东西像是被锁到了记忆深处,取不出,忘不掉。
突然,他听到身上有什么东西动了动,发出了嗡嗡的声音。
是他的手机!
老式的翻盖手机,蓝色的机盖上已经有些破旧,但仍可以看出被保养的很好。
“业火红莲。
     from.魏无羡”
蓝忘机豁然开朗。
这本书是当年魏无羡跑去姑苏蓝氏彻查其母死因时,与自己一起看的。业火红莲世界上仅有一朵,被一位不知名的修真者所灭。
破解的方法很简单,取红莲的心头血饮下,自然解除。
他记得,魏无羡当时还说这诅咒怎么这么恶心,还要生喝人血!
蓝忘机没说话,只是摇了摇头,之后默默记了下来。
蓝忘机握了握手里的避尘,看着窗外点点的繁星,从魏无羡身上取下自己的衬衣,向暮色走去。
他要救面前这个人,或许这个人就是回去的关键。
回城,莲花姑娘站在城墙上,笑意不减。可那原本温润的笑意,在蓝忘机眼里却变得虚假。
她笑了笑,一挥手,打开了城门。
蓝忘机走了进去。
城里万家灯火,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!只是那些人胸上都有一个拳头大的血洞,眼睛也没有瞳人,显得尤其诡异。
他们嗅见了生气,像蓝忘机转过身子,慢吞吞的走了过来。这些走尸十分低级,也就是攻击力超群罢了,可没有丝毫智商,想要贴近蓝忘机简直就是不可能蓝忘机从乾坤袋中掏出忘机琴,盘腿坐在地上,双手抚弦。
第一个音奏出,面前的一个走尸头颅应声落地。
接着是第二个,第三个。
一曲毕,面前已经没有站着的东西。
除了莲花姑娘。
她双目圆睁,样子极其恐怖!手上已经被琴音割的鲜血淋漓,却还勉强支撑。
蓝忘机起手又要再奏,却看见她分出好几个身体,皆向身后跑去,而他转过头,发现魏婴一袭黑衣,手中拿着陈情,站得笔直。
一声急促的短音从陈情中溢出,接着刚刚被斩去头颅的走尸又直立起来,拿着头颅就往头上扣,也不管是不是自己的!
这些走尸明显比刚刚要高级的多,有几个凶气比较重的竟然一闪身就到了莲花姑娘面前,飞快的扇了莲花姑娘一巴掌,删的她向后飞去!
可另一个莲花姑娘,却极快的闪到魏婴身后,伸出自己尖锐的指甲向他的心口掏去!
“魏婴——!”

让妈妈写的《与羡书》
我也好想要这样的字。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[悬疑鬼怪]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 

☆听了与羡书被虐得不行,于是这里赶紧发糖!

 

 

八。

蓝忘机知道,每一个笑着的人,都会有一段泪流满面的过去。

九。

魏婴是在一个破庙里醒来的。他身上的衣服被利物齐膝斩断,此时正用来给他包扎。他衣衫半褪,一低头就能看见胸口上的黑布整整齐齐的裹住伤处,一看就知道是某人细心处理的。他抬头,看见屋外下着大雨,有些雨水还顺着破庙上的小缺口滴落下来。

蓝忘机此时靠在庙内柱子旁,头靠在粗大的、掉了漆的柱子上浅浅的睡着。魏婴从这个角度很容易看见蓝忘机因为呼吸而起伏的胸膛,还有身上已经脏掉的白色衣服。

他有些冷,稍微动了动,身下的杂草发出细微的摩擦声,不曾想,蓝忘机就这么醒了。

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没有丝毫困意,清明的仿佛未眠。他直起身子走到魏婴身边,声音有些哑:“怎么样。”

“还好还好,你不要担心我,我身体挺好的。”魏婴挠挠头,咧开嘴笑了笑。可就是因为这个动作,撕开了一点点伤口,疼的他直喘气。

蓝忘机见状又要蹲下来检查,却被魏婴拦住了:“我说了没事了真的,我就算肠子出来了还能塞进去继续大战三百回合!”

蓝忘机的手停在了原地,他好像想起了些事情,好看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。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蓝忘机问。

魏婴犹豫了一下,还是坐的端正,他看着蓝忘机的眼睛,许久才开始说话。声音不大不小,平静的像讲一段故事。

-幻色-

“亲爱的江澄:

   展信悦!

   这是许久不见了,你还记得我吗?我已经历练完毕,过几天就启程回去了。你要在莲花坞准备些好吃的,我十分想念师姐的莲藕排骨汤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尝到······”

那时候,我刚进行玩云梦交给我的任务。处理完事情之后,看了看时间才发现有三年没回去了。时间过得真的很快,快的三年未归我都毫无察觉。受了这边的道谢之后就写了封信让江家的飞鸽带回去,自己则游山玩水,一路返回。

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,云梦江氏在我归来之时,竟被屠了满门!

待我归家,入目便是一片荒凉破败的景象。原来的汉白玉地板被染成了朱红色。我一口气跑到莲花坞的大平台上,那里全是江家人的尸骨,散发着阵阵腐臭味。瞥见边上有一朵莲花被血水浸染,扔到台子上。我心烦意乱,便将这花扔到水中,开始着手收拾后事。

没想到,这朵花被修真者的血水浸泡过后,途生邪气,引了湖中水鬼,化了实体。

第二天我再来的时候,莲花坞已经被收拾一新。原来破败的荷塘开满了血色莲花!

台上站着一位妙龄女子正冲我微笑。

我当时并不知道她是谁,但能闻到身上的邪气,于是很自然的离她远了些。谁知道她自己走了上来,扯着我的手就说什么救命之恩。

观世音作证,我从来没有救过这样的女人!

但我舟车劳顿,心力交瘁,受她之邀便留了下来,未曾想却被她偷偷下了诅。之后她向我表明心意,并给了我一朵玉莲坠子,我丢了那坠子,没答应她。

她当即变了脸色,我感觉脚上一阵疼痛,回去一看竟生出了红色的莲!

第二天我就离开了那里,躲入城中。

未曾想她会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,屠尽满城,又倾尽心血,造出了这么一个结界将我困在这里。莲花坞脚下的符咒不是困住她的,而是她自己画的。那个阵法乍一看像个禁锢咒,其实微微修改一点便是招魂咒。

她招来人让那些人来促使我同意她,只要那个人没有成功,就会被吸取魂魄。而我身上也会再生莲花。

我分出了点神识,在另一个入口做了结界,结果被你误打误撞闯了进来。

魏婴说完,闭上了眼睛。蓝忘机丝毫没有犹豫,毅然决然的相信了魏婴的话。

不因为什么,只因为他是魏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