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离姑娘。

微博@将离姑娘_想撩道长
CP杂食,可接受点文,但魔道只接受[忘羡/追凌],全职随意,刘皓、韩受、平受等猎奇不吃谢谢。
主CP:
全职[王喻]
剑三:[羽毛/羊毒]
魔道:[忘羡]
一切随自己,开心就好。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[鬼怪悬疑]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

☆前面墨迹了这么久,明天开始揭秘,让羡羡自己说~好感度开始刷刷刷,汪唧要开始慢慢攻略羡羡了。
六。
所有的久别重逢,都是为了一次更好的相遇。
七。
莲花姑娘似乎对这里很熟悉,一手提起长长的下裙,一手拉着蓝忘机向前跑去。蓝忘机将身上的灵气渡了一点到她身体里,让她能行动自如。
穿过最后一栋房子,就来到这座古城的城墙。
一位玄衣男子右手握笛,坐在墙沿上,一只腿露在外面,耷拉在墙边着摇晃着。
蓝忘机仔细瞅了一眼,发现那的的确确是魏无羡的脸,眉毛、鼻子、嘴唇都一模一样。
唯一有异的,是那双生无可恋的眼神暗淡和爬了半张脸的红色花纹。
魏无羡从城墙上跳下来,笛子还在手里紧紧攥着。蓝忘机这才看到,面前这个人脸上爬的,竟然是莲花的纹路!
这是一种罕见的恶诅,只有少数典籍记录过。记录最全的,便是那本收在蓝家禁书室的“詛语”。好巧不巧,这本书蓝忘机还看过。
这个诅咒,算是囚禁奴隶的一种。施咒人将自己的心血凝结起来,吓到被施咒人身上。如果被施咒人不遵循下咒人的命令,恶诅就会由下至上开始扩散,直到爬满全身,被施咒人讲会被恶詛吞噬。
看这个魏无羡脸上的恶詛,怕是马上就要爬满了。
“魏婴,你还是不愿意接受我么?”莲花姑娘轻生说到。
魏婴摇了摇头,态度很坚决。接着他抬头看了看蓝忘机,语气十分不快:“十个人,百个人,你用你的咒法招来了这么多人,让他们帮你完成心愿,你还想死多少个人!”
莲花姑娘笑容依旧甜美,她声音软软的,好像带了点祈求,又不乏威胁:“只要你接受了我,不就好了么?”
“不可能。”魏婴刚说完这话,脸上的恶詛有再爬了一点。蓝忘机看着心慌,想起自己曾记过如何破解,却怎么都想不起来了。
而且他隐隐发现,这个莲花姑娘,怕是不那么简单。
一只水鬼不会无缘无故就有了实体,更不会被人画了符咒封起来。她这么希望见到魏婴,而且期间被招来的人应该都死了。
他看了看两人身上的衣服,又看了看自己,心下更了然。
这莲花,定是用了什么法子,竟然能招来并非这个世界的人,而且这个法子,面前这个魏婴知道!
蓝忘机悄悄从背囊里抽出“避尘”笔,捏在手心,想看看两人之后会有什么动作。
出乎意料的,面前这个魏婴一把抓过蓝忘机的手,撒腿就跑。
一点风度也没有了。
而这个魏无羡跑的途中,还拿着笛子放到嘴里,吹了几个短促的急音,地上破出来几只骷髅手,狠狠的缠住莲花姑娘,让她动弹不得。
“这个戴抹额的公子,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……不对我知道你是怎么来的!”魏婴语气特别急促,一边喘起一边跑,腿下不停。“现在我带你去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,然后告诉你怎么回到你原来的地方,你听到没有?”
“你呢。”蓝忘机问到。
“我这恶诅怕是解不掉咯,想我夷陵老祖英明一世,结果竟然被这个给弄死。”魏婴咂了咂嘴,语气带笑“说出来真丢人。”
那派悲凉的感觉,原来是做给莲花姑娘看的。
“我不走。”蓝忘机说“我帮你。”
魏婴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,眼神带了七分不解。
“为什么?”他说。
没等蓝忘机说话,魏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生生将蓝忘机推出三尺远,大吼了一声:“小心!”
自己吐了一口血,瞬间倒了下去。
动作太快,蓝忘机惊讶之余,甚至没注意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他条件反射冲上去扶住魏婴,检查他的伤口。

评论(5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