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离姑娘。

微博@将离姑娘_想撩道长
CP杂食,可接受点文,但魔道只接受[忘羡/追凌],全职随意,刘皓、韩受、平受等猎奇不吃谢谢。
主CP:
全职[王喻]
剑三:[羽毛/羊毒]
魔道:[忘羡]
一切随自己,开心就好。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[鬼怪悬疑]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 

魏婴只听外面有利剑拔起声,疾风呼啸声,以及物体刺破身体发出的噗嗤声。
但外面发生了什么,他不知道。
身边并无配剑,也没有任何器物可以利用。魏婴急的头上冒汗,却也没出去半步。
可他知道,他不应该这样的。
为什么会不敢上去呢,江澄大概正在与什么东西搏斗啊。可是脑子里出现的皆是蓝湛,那人温润的眼睛,那人随风而起的抹额。如果自己受了伤,或者死掉了,会不会再也见不到他了?
但他也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,随后跑了出去,用力那起了船桨。
向他扑过来的,都是面目狰狞的水鬼!
他把灵力灌入船桨,向水鬼打去,水鬼呼啸而上,瞬间就被裁成两半。
魏婴头上冒出了汗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他到底还是个小孩子,灵力不够,这样一击已经卸去了一半的力气,他也不知道要不要继续第二击。
转头就看见数十只水鬼向一边的江澄扑过去!魏婴立刻举起船桨裁开那些东西,自己没注意,被身后一只水鬼捅穿了腹部。
“魏婴——”江澄喊。
魏婴感觉四肢都不是自己的了,那些地方疼的要死。血从那里冒出来,堵都堵不住。
江家侍从一剑劈开了那只水鬼,上去扶住魏婴。江澄想给魏婴包轧,却发现什么都没有。
姑苏蓝氏。
蓝湛觉得头有点疼,于是伸出手揉了揉太阳穴。大概是这几天没睡好吧。蓝湛这么想。
他又开始发呆,想起魏婴和他一起看书,想起魏婴走的时候他没有去送行,想起好多东西。他倒是不后悔没去送魏婴,或许人家还不需要他送呢。只是担心他走之后会怎么样。
想什么呢。蓝湛拍了一下自己的头。
好好看书。
“师兄!”门口的一声喊又打断了蓝湛看书的性质。于是蓝湛眉宇之间透出一股不爽来,让那个小辈心里一慌。
“呃…收到来自江少爷求助的信鸽,他们在沉湖的湖心被水鬼袭击,魏少爷遇袭,腹部被破开,需要救援。”
他话刚说完,就看见蓝湛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当蓝湛御剑行顺着水流追到那艘船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。
江澄衣服的下摆齐齐斩断,此时正裹在魏婴的腹部,上面满是血迹。魏婴面色苍白,躺在地上,皱着眉头。
蓝湛变了脸色。
他从乾坤袋里拿出随身备好的药物,从中挑出几瓶一样的药,递给江澄。江澄便赶紧把药分了下去。
那一晚上,大家多多少少都有伤。
他虽然不喜欢蓝家这个面瘫脸,但人家毕竟是第一个赶过来救助的,江澄还是微松了脸色。
然后他一边给自己上药,一边看着蓝湛解开给魏婴包扎的布料。
布料下的伤口,触目惊心。

评论(1)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