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离姑娘。

微博@将离姑娘_想撩道长
CP杂食,可接受点文,但魔道只接受[忘羡/追凌],全职随意,刘皓、韩受、平受等猎奇不吃谢谢。
主CP:
全职[王喻]
剑三:[羽毛/羊毒]
魔道:[忘羡]
一切随自己,开心就好。

【忘羡only】我与岁月一起变老[悬疑鬼怪]

写在前面的话。
☆独忘羡,不馋和别人。
☆小学生文笔,没有门道,写个热闹。
☆清新悬疑向,现代公寓生活,除了忘羡只有鬼怪,跟着亲妈继续夫妻两人携手打怪通关。
☆日更,不弃,望支持。
☆希望点进来的各位都能收到被神明所赐予的幸福咒语。 

☆听了与羡书被虐得不行,于是这里赶紧发糖!

 

 

八。

蓝忘机知道,每一个笑着的人,都会有一段泪流满面的过去。

九。

魏婴是在一个破庙里醒来的。他身上的衣服被利物齐膝斩断,此时正用来给他包扎。他衣衫半褪,一低头就能看见胸口上的黑布整整齐齐的裹住伤处,一看就知道是某人细心处理的。他抬头,看见屋外下着大雨,有些雨水还顺着破庙上的小缺口滴落下来。

蓝忘机此时靠在庙内柱子旁,头靠在粗大的、掉了漆的柱子上浅浅的睡着。魏婴从这个角度很容易看见蓝忘机因为呼吸而起伏的胸膛,还有身上已经脏掉的白色衣服。

他有些冷,稍微动了动,身下的杂草发出细微的摩擦声,不曾想,蓝忘机就这么醒了。

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没有丝毫困意,清明的仿佛未眠。他直起身子走到魏婴身边,声音有些哑:“怎么样。”

“还好还好,你不要担心我,我身体挺好的。”魏婴挠挠头,咧开嘴笑了笑。可就是因为这个动作,撕开了一点点伤口,疼的他直喘气。

蓝忘机见状又要蹲下来检查,却被魏婴拦住了:“我说了没事了真的,我就算肠子出来了还能塞进去继续大战三百回合!”

蓝忘机的手停在了原地,他好像想起了些事情,好看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。

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蓝忘机问。

魏婴犹豫了一下,还是坐的端正,他看着蓝忘机的眼睛,许久才开始说话。声音不大不小,平静的像讲一段故事。

-幻色-

“亲爱的江澄:

   展信悦!

   这是许久不见了,你还记得我吗?我已经历练完毕,过几天就启程回去了。你要在莲花坞准备些好吃的,我十分想念师姐的莲藕排骨汤,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尝到······”

那时候,我刚进行玩云梦交给我的任务。处理完事情之后,看了看时间才发现有三年没回去了。时间过得真的很快,快的三年未归我都毫无察觉。受了这边的道谢之后就写了封信让江家的飞鸽带回去,自己则游山玩水,一路返回。

那时候的我还不知道,云梦江氏在我归来之时,竟被屠了满门!

待我归家,入目便是一片荒凉破败的景象。原来的汉白玉地板被染成了朱红色。我一口气跑到莲花坞的大平台上,那里全是江家人的尸骨,散发着阵阵腐臭味。瞥见边上有一朵莲花被血水浸染,扔到台子上。我心烦意乱,便将这花扔到水中,开始着手收拾后事。

没想到,这朵花被修真者的血水浸泡过后,途生邪气,引了湖中水鬼,化了实体。

第二天我再来的时候,莲花坞已经被收拾一新。原来破败的荷塘开满了血色莲花!

台上站着一位妙龄女子正冲我微笑。

我当时并不知道她是谁,但能闻到身上的邪气,于是很自然的离她远了些。谁知道她自己走了上来,扯着我的手就说什么救命之恩。

观世音作证,我从来没有救过这样的女人!

但我舟车劳顿,心力交瘁,受她之邀便留了下来,未曾想却被她偷偷下了诅。之后她向我表明心意,并给了我一朵玉莲坠子,我丢了那坠子,没答应她。

她当即变了脸色,我感觉脚上一阵疼痛,回去一看竟生出了红色的莲!

第二天我就离开了那里,躲入城中。

未曾想她会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,屠尽满城,又倾尽心血,造出了这么一个结界将我困在这里。莲花坞脚下的符咒不是困住她的,而是她自己画的。那个阵法乍一看像个禁锢咒,其实微微修改一点便是招魂咒。

她招来人让那些人来促使我同意她,只要那个人没有成功,就会被吸取魂魄。而我身上也会再生莲花。

我分出了点神识,在另一个入口做了结界,结果被你误打误撞闯了进来。

魏婴说完,闭上了眼睛。蓝忘机丝毫没有犹豫,毅然决然的相信了魏婴的话。

不因为什么,只因为他是魏婴。

评论(2)

热度(23)